油脂十年恩与怨,起伏跌宕豆棕菜

    天下粮仓专稿:

 

    天下之事,合久必分,分久必合。油脂三主力,豆棕菜也一样,十年中,分分合合,涨涨落落,它们的价差因时而变,适时而动,演绎着一曲曲贴水与升水,疯狂与平淡的抑扬顿挫乐章。
故事的开始日是2006年1月9日,千呼万唤中豆油挂牌上市。随后,棕油,菜油相继登台,油脂三大主力由此展开了旷日持久达十年的爱恨情仇。

 

附图1:豆棕菜三大油脂价格走势图

 


 
    第一篇,商品期货纳新军,豆油领军先登场。

 

    2006年1月9日,大连盘增添新成员,连盘豆油5月合约以开盘5300元/吨的价格正式出道。从1月至3月这段时间里,连豆油以”W“型的震荡走势展开,五月合约曾在四月创造4642低位,这个点位也豆油十年来的最低点。

 

    中国的菜籽产区地源辽阔,北到内蒙古自治区,南到云南,东到长江下游,西到青海省。而产量最大的是湖北省,有这么一说,“中国的菜籽看湖北,湖北的菜籽看荆州。”长江流域中上游一带老百姓习惯食用菜油,六月是这一带菜籽上市的季节,因此,新菜油大量上市给豆油市场带来一些冲击。


    计划经济年代,油脂是凭证供应的,菜油是0.66元一斤,豆油是0.61元一斤。也就是说,当时的菜油比豆油多100元/吨。到了市场经济时代,粮油价格放开后,进口豆油大量涌入国内市场,且大豆进口也较多,另外,国务院发出通知,要求保证粮油供应,合理增加粮食品种和成品粮的储备,保证随时能投放市场,要求组织好粮食调运,铁路、交通部门要加强调度,优先保证粮油运输。中储粮等单位先后6次竞卖国储粮油平抑物价,大量国储毛豆油流入市场,由于豆油价格高企,大豆压榨利润丰厚,开机率也较高,国内豆油供应量进一步增长。豆油利空形成,使得连豆油在上市之后展开了长达6个多月的低位调整,2006年下半年,豆油现货,期货开始走强,特别是9到12月,月线连续收阳,主力合约0605终以6812高位收盘,这一年,豆油可谓旗开得胜,马到成功。而那时菜油还没有进口,国内货源稀少,价格较高,菜油比豆油高300-600元/吨。

 

    第二篇,生物柴油说故事,豆油狂奔一万五。

 

    油脂十年期市,这个阶段可圈可点,回味无穷,具有教课书的意义。2007年国内豆油市场演绎了前所未有的“大牛市”行情!自4月份起,豆油就拉起升势,价格上涨稳健,呈阶梯型攀升,持续时间之长实属罕见。每一次行情的调整都在为下一波上涨积聚能量,在很短的时间内即冲破2004年历史高位,并且以此为支撑,继续飞跃。到年末国内一级豆油现货价格已经达到12000元/吨以上,跨越幅度达到5300元/吨,比历史次高位差价拉大到4100元/吨左右。尽管国家数度调控,豆油与棕榈油、棉油等其它食用油已经高出1000元/吨以上。但是,豆油价格上涨仍势不可挡,临近年末,豆油价格仍保持继续创新高的态势。可见,2007年豆油“牛市”的形成非一日之寒,有其必然性和合理性。作为相关联的品种,菜油也随之水涨船高,豆菜价差进一步拉大。

 

    是什么原因造就了这一波大牛市行情呢?故事的由来,至今还为人津津乐道。2006年,国际局势动荡,人们能源危机意识加剧,引发生物燃油最大规模的炒作。中东地区爆发英国士兵事件,美伊、英伊再次剑拔弩张,威胁到国际石油供应和生产秩序,将国际原油价格推上新高,国际生物燃油炒作骤起,之后,国际数家机构又将能源供不足需分析上升到新的层面。10月间,土伊冲突也一触即发,引起市场人士对于石油供应和生产的极大担忧,如此一来,生物柴油概念开始成为油脂上涨的理由,并且,一发不而收拾。国内外油脂期货连创历史新高,并把暴涨之势延续到了2008年年初,2008年3月4日,原油涨至102.75美元, CBOT豆油走势也十分强劲,创下了33年来的最高水平至72.69美分。2008年3月4日连豆油5月合约触及14896元/吨的历史性高位,郑菜油主力合约5月最高到达15812元/吨,连棕榈油主力合约5月最高12992元/吨。此时,菜油高于豆油1368元/吨,豆油高于棕榈油1660元/吨,豆棕价差拉大。这一阶段豆油惊艳的涨幅,成为十年中油脂最优美的神话!

 

    第三篇,次贷危机市场乱,三军暴跌油市惨!

 

    进入2008年之后,国内油脂行情继续上窜,春节期间,南方的暴雪,又引发一轮狂炒,国内豆油行情一路飚升,连续创出历史新高,一度书写“牛市神话”,疯狂中,有评论家已经呐喊出豆油上18000元/吨的口号。当时在全国有一个很为盛行的传说,2007年初,湖北一个万姓女子以5万元进入豆油期货,转眼到了2008年初,此万姓女子已赢利1000万!然而乐极生悲,好景不长,暴涨之后即有暴跌,自3月4日之后,国内豆油价格一路下滑。3月份,随着“两会”的召开,政府报告中将“防治价格由结构性上涨演变为明显通货膨胀”作为今年的宏观调控的首要任务,CPI涨幅将控制在4.8%左右,瞬时引起国内外油脂油料敏感反应,成为打压国内外油脂市场的“震撼弹”。外盘也遭遇南美大豆集中上市,飚升的国内豆油价格受到沉重打击,市场价格直线下跌,在短短两周时间内豆油平均价格下跌了4000-4500元/吨,豆油俨然成为了扶不起的“阿斗”。那位万姓女子的结局可想而知,被交易所强行平仓,前期收益化为乌有。随后,当年10月,随着金融危机大爆发,所有的油脂再次惨遭暴跌,豆油0905主力合约一度跌至5560元/吨,棕榈油0905主力合约跌至4344元/吨,此时的豆棕价差为1216元/吨,菜油5月主力合约跌至5548元/吨,菜油仅低于豆油12元/吨。


    2008年,国内豆油市场经历了“冰火两重天”的行情,其行情走势涨与跌,都与生物燃油炒作题材息息相关。2008年初,国际原油价格一路攀升,有效突破100美元/桶大关之后,给予生物燃油行业带来较为可观的利润空间,各国生物燃油生产发展如火如荼。其中,美国以豆油为主要原料发展生物燃油产业,阿根廷是世界最大的利用豆油生产燃油的国家,2007年共出口319,093吨生物柴油,2008年产量接近150万吨。正是国际原油价格不断上涨,给予国内外生物燃油发展提供了良机,豆油需求放量增长,将其行情推至历史新高。而后来国际原油价格下跌不止,依靠高油价维持的生物燃油产业受挫,国内外豆油供需关系缓和,行情出现长期的理性回落。

 

    第四篇,各国政府齐救市,三大油脂强反弹。

 

    金融危机爆发之后,国家通过大规模的托市、收储、调运等调控手段,使中国粮油市场保持了基本稳定,农民的种粮收益得到了基本保障。据悉,2008年中储粮系统向市场销售粮油6880万吨,保证了市场粮食充足供应。此外,针对区域性的供需紧张局面组织了7批、713万吨跨省移库计划,涉及除西藏、新疆外的所有省区市。销售量和调运量,均创下了新的纪录。在全球多达40多个国家发生粮食危机,一些国家甚至引发社会动荡的情况下,中国通过有效地调控,使08年上半年国内豆油价格与外盘实现了脱节,市场行情提前降温,平稳着陆。在下半年中,中国一连贯的收储动作,起到了有效的托市作用,使连豆油0905合约跌至5560元/吨的低点后开始震荡温和回升。国家调控发挥了重要作用,使国内豆油供给不脱销、不断档,使过激的涨跌行情得到缓冲。


    世界各国都在全力救市,继美国通过7000亿救市计划之后,中国推出4万亿经济投资计划,欧盟批准2万亿刺激经济新计划,而且,为了刺激经济发展,各国央行纷纷下调存贷款利率,加快基础设施建设,鼓励人们积极消费,重树信心,振兴经济。各国积极的救市行动,收效明显,世界经济探底回升。油脂市场逐渐缓解压力。油脂行情暴跌之后也开始慢慢恢复元气,震荡回升,2011年2月,连豆油1105合约涨至10776元/吨高位,连棕榈油1105合约涨至10410元/吨的高位,此时郑菜油1105合约涨至10678元/吨。

 

    第五篇,菜油都在国储处,市场寻他有点难。

 

    菜油是南方的重要油料,2007年6月菜油合约在郑州交易所上市。中国政府从2008年起,连续五年实施油菜籽临时收储政策。回顾历史,从2008年开始,油菜籽的临储价格分别为每斤2.2元、1.85元、1.95元、2.3元、2.5元,这在一定程度上保护了农民的种植积极性,延缓了油菜种植面积连年下滑的趋势。随着近几年政府托市收购菜籽油并扶持补贴农业,大型油脂企业的业务模式发生了变化。油脂厂商在收获季节代中储粮收购菜籽,并将压榨出的菜籽油归入国家储备,代中储粮储备。政府执行补贴企业或者托市收购菜油政策,导致菜籽油收购价格明显高于市场价格,因此油脂企业主要将油卖给国家而不是在市场中出售。托市政策增加了菜籽油代储成本。大量的菜油集中在国储中,市场上突然难见菜油菜的踪影。如此一来,市场出现了两种现象,一,菜油与豆油价差迅速拉大。二,进口菜油开始大量涌入。结果是拉大了菜籽油与豆油及棕榈油的价差。2012年,期货盘九月合约上菜油与豆油差价曾经扩大至1200元/吨,达到了历史高位。这一年的上半年,菜油风光了一把。而后面接踵而至的进口菜油及原料,也为后面差价的再度缩小埋下伏笔。

 

    第六篇,全国声讨地沟油,棕油无端受连累!

 

    前文中,我们说到2012年上半年菜油风光了一把,而这一年的下半年,棕榈油却暗然失色,痛苦不堪!与菜油相比简直是天壤之别。2012年美豆因天气异常,炒作如火如荼,美国中西部地区遭遇50年一遇的干旱,在这期间,美国农业部(USDA)将美豆生长优良率从65%下调到了31%,期间最低达到29%,美豆暴涨到1738.7美分。作为与豆油密不可分的油品,豆棕两者趋势步伐向来比较一致。而在这一年,棕榈油不但没跟美盘,反而让豆油领先2200元/吨。究竟何原因,让棕榈油如此冷落?二个因素,一是进入2012年下半年后,马来西亚棕榈油增产迅速,库存放大。二是国内打击地沟油呼声高涨。棕榈因酸价不能达标,并在夏天掺杂在豆油之中,一度成为打假对象。2012年国家质检总局6月下发《关于进一步加强进口食用油检验监管的通知》,并从2013年1月1日起实行。针对性地对中国棕榈油市场进行了调整,通知规定,对不达标的棕榈油一律不允许进口。而当时国内进口的大部分食用棕榈油酸价都不达标,已经进口的不达标的棕榈油则需要二次精练,增加了出货的难度和成本!如此这样还没完,2012年国内打击地沟油的态度非常坚决,夏季,南方一些商贩将棕榈油掺入其它油脂中,以降低成本。加上棕榈油的酸价又不达标,于是乎,棕榈油被过度打击,一些小商贩因此被刑事处理。市场人心惶惶,避棕榈油而远之,棕榈油的销售更是雪上加霜。


    本是同根生,相煎何太急!棕榈在2012的夏季旺季不盛,很快与豆油撕开距离,现货与盘面,豆棕差达2200元/吨之多,历史上都极为罕见。2012年年底,连豆油5月主力合约收于8612元/吨,连棕榈油5月主力合约收于6922元/吨,郑菜油5月主力合约收于9754元/吨,这一年豆棕差价扩大至历史最大。豆油完胜,而棕榈油门前冷落销售稀。

 

    第七篇,市场无力往上行,三大油脂忙找底。

 

    2014年的油脂行情,整体走势更加沉重。从大背景看,2014年原油期货下跌了46%。2013/14年度阿根廷大豆播种面积2035万公顷,较2012/13年的1,970万公顷,增长3.29%,巴西大豆播种面积2920万公顷,较2012/13年的2750万公顷,增长6.18%,南美丰产,以及美豆种植面积创纪录,美豆一度展开了长达4个月的凌厉跌势,全年下跌了22%,美豆油下跌了17%,大连盘豆油期货下跌16.34%。受外围及基本面严重利空的形势下,国内豆油现货价格遭遇重挫,价格不断创新低,截止12月31日,沿海地区一级豆油主流现货价格降至5630-5820元/吨一线,同比暴跌1310-1370元/吨不等。


    2014年油脂暴跌并没有结束,到了2015年油脂继续下行寻底,6月中旬发改委、财政部、农业部等部委共同发布《关于做好2015年油菜籽收购工作的通知》,通知指出2015年起由地方政府负责组织各类企业进行油菜籽收购,中储粮不再主导收购,进行了7年的油菜籽托市收储政策就此终结。因此尽管本年度国内油菜籽再度减产(播种面积继续缩减,单产不佳),但是没有了临储收购托底,国产菜籽直接面对进口菜籽、菜油竞争毫无优势(当时按照进口菜籽压榨菜油及菜油反推国产菜籽价格在1.65-1.75元/斤),商业需求量锐减(企业资金紧张,风险难以管控),尤其是200型菜籽加工企业收购量大幅下降,多数企业均未正常生产,虽然 95型浓香型企业全年消化了大部分菜籽,但在集中供应时期,菜籽市场依然供求失衡,各产区价格大幅走低,在传统收购高峰期,种植户出手价格最低跌至3400元/吨,较上一年度跌幅为31%。国内菜籽油市场受累于植物油市场整体弱势、原油价格大幅下跌、收储停止、菜油抛储等影响,价格表现弱势,全年呈现底部震荡行情。2015年三大油脂在下行中,找寻各自的底,且三大油脂的底均在2015年下半年的不同时间找到。豆油,棕油,菜油三大油脂主连的低点分别是5158元/吨,3984元/吨,5480元/吨。经过几年的风风雨雨,油脂三兄弟的差价终于回归正常,可谓:度尽劫波兄弟在,相逢竟在最低时。


    第八篇,马来减产棕油紧,三军领头涨式飙。

 

    进入2016年,国内宏观环境改善主导下的商品市场热钱涌入,商品市场板块轮动交易明显,黑色系商品全程引领商品价格上涨走势,工业品去产能,减库存收效明显,农产品板块从中获益颇丰。马来西亚棕榈油减产及进口入境检验要求严格使商检时间由原本4-5天延长至半个月以上,导致棕榈油供应极度紧张,库存一度降至历史低位至30万吨左右,远低于往年同期的75万吨左右的水平,南方棕榈油供应接近断档,从而推动棕榈油疯狂大涨,成为油脂界的“领头羊”,棕榈油与豆油价差不断收窄至历史低位,两者的现货价格甚至一度倒挂72元/吨。而在盘面上,豆棕的9月合约竟然一度只有200元/吨的价差。风水轮流转,这一年棕油做了一次老大。2016年底,豆油,棕榈油,菜油三大油脂的5月主力合约收盘价分别是6980元/吨,6202元/吨,7230元/吨,差价在正常范围内。

 

    附图2:豆棕价差变化趋势图
 

 

 

    第九篇,国储抛油压市场,菜油风头不再靓。

 

    我国的油菜籽临时收储制度于2008年颁布并于次年开始执行,于2015年取消,在2009-2015年期间,国储菜油的轮换也曾进行了三次,但成交效果不尽人意,导致菜油库存大量积压。随着2016年中央经济工作会议提出“去库存化”的指示,国储菜油开始了大力度抛储,起拍价降至5300元/吨。2015-2016年,国家开始抛储菜油,随着国家的再度抛储,菜油价格瞬间被打回原形,使其为沦为阶下囚。豆菜油价差也随即崩溃,从曾经无限风光的1200元/吨的高价差不断回落,直至菜油贴水豆油最高时200元/吨。之后随着国储抛售减少,豆菜价差重新拉大,截止年底,郑菜油主力合约高于连豆油主力合约240元/吨左右。

 


    第十篇,油脂十年强弱转换,起伏跌宕豆棕菜。

 

    豆油,菜油,棕榈油先后于2006,2007年上市,三大油脂十年期货的历史,也是我国油脂市场有史以来最关键,最精彩的阶段。国际政治局势的震荡,相关商品的风吹草动,国家政策的制定,以及变幻莫测的天气,都在影响着三类油脂价格的走向。这十年,三兄弟或心心相印,或剑拔弩张,或风平浪静,或抱团取暖,虽曾分道扬镳,但到后来还是不离不弃,始终站在油脂市场的前沿。通过对十年里三类油脂的分析,我们看到了三油脂差价的内在规律,即,豆油与棕榈油在夏天正常的价差在600元/吨左右,而在冬天价差在1000元/吨附近。菜油与豆油的价差正常在300 -600元/吨之间。这只是正常情况的价差,如遇到极端的情况,正常的关系很快就会被打破,并且放大。2012年豆油高过棕榈油2200元/吨,到2016年9月豆棕盘面价差200元/吨,现货一度倒挂72元/吨,四年间,盘面上振幅达2000元/吨,就是经典的例子。

 

    雄关漫道真如铁,而今迈步从头越。任何脱离现实与有违常态的走势,最后都会回归其正常的运行轨道。经过十年的搏杀,今天油脂三主力的差价已经形成一定波动规律。那么,下一场,再次成为导航者的又将是谁呢? 

 

    比较之下,感觉菜油的可能性相对大些,原因有两个:

 

    1、去年10月份以来,国储菜油持续每周抛售10万吨,成交了208万吨,目前国储菜油库存压力大幅减轻,2013年产菜油剩余约30多万吨可供拍卖,2014年产菜油可能转为国储,进行正常轮换,不再集中拍卖,菜油大的利空已经释放,意味着定时炸弹已消除,而且菜油在3月份以来的这波下跌中,幅度较大,利空得到了较充分的释放。

 

    2、菜籽种植面积进一步下降。 其一:3月份我国正式进入春季升温模式,春播工作由南向北陆续展开,油菜也进入苗情转化升级关键期,这个时期的油菜作物对于温度和水分都较敏感。但对水分敏感的南方油菜种植区恰恰经历了连绵阴雨,今年3月份,湖南、江西、贵州、广西多地降水日数达20~25天,降水量较往年同期偏多1~4倍,日照时数偏少三至八成,过量降水导致土壤饱和,局地出现河水上涨淹没农作物险情。油菜根部长时间浸泡在雨水之中,影响油菜根部对氧气的吸收,大大增加了出现坏株和死株的可能性,也利于喜湿性作物病虫害发生蔓延。南方大部产区作物长势差于去年,其中四川、贵州、湖南、广西受影响范围和程度较大,湖北、江西、云南、安徽、江苏作物长势尚好,但也有一定比例长势差劣,威胁油菜籽单产前景。在持续降水天气的威胁下,2017年油菜籽含油率面临潜在下滑风险。其二:2016年,我国主要油料作物油菜籽面积、单产双减,油菜籽和菜籽油进口量大幅减少,储备油拍卖成为菜籽油供给主要来源,占比超过四成。2017年,油菜籽生产面临继续萎缩,去库存后期储备油规模有限。国内新季油菜种植面积可能出现大幅下滑。相关数据显示,2016年全国秋播油菜面积预计较上年减少5%,至675万公顷,除四川、湖北种植面积稳中略增外(增幅分别为0.4%和1.4%),安徽、江苏等其他主产区种植面积均不同规模缩减。种植收益处于竞地劣势仍是油菜籽种植面积下降的主要原因,绝大多数农户在前期低价位出售菜籽,种植效益偏低,种植意愿仍未恢复,预计在未来几年也难有大的提高。

 

    论中短线,三大油品当中数菜油最为疲软,因为之前的国储拍卖的菜油将继续流入市场。2016年10月12日以来临储菜油总共拍卖成交了208万吨(其中2012年产菜油64.2万吨,2013年产菜油143.6万),这些临储菜油可能最多只有40%已经被终端最终消费。按照临储菜油成交后60天内必须出库来测算,已经拍卖的国储菜油库存将在5月份之前全部出库,其中不少将被抛在郑州菜油期货盘面,用于交割,因此,5月下半月菜油供应压力将骤增。但因国产菜籽减幅大,进口菜籽榨利持续走低,进口菜油负利润,下半年市场需求将回暖,随着菜油市场的不断消化,菜油压力将会逐步减轻。

 

    豆油方面:目前所面临最大的利空因素当属南美丰产!其实近几个月以来,关于南美丰产的议论之声连绵不绝,据相关消息显示:AgRural将巴西2016/17年大豆产量预估上调至1.116亿吨,高于之前预估1.07亿吨,巴西大豆产量有望创下历史最高水平,大豆收割工作进展顺利,未来几个月巴西大豆将成为出口市场的主导,削减美国大豆出口。巴西农业咨询机构Safras e Mercado公司发布报告,预计2017年巴西大豆出口量将达到6000万吨,比上年提高15%。预计2016/17年度阿根廷大豆产量为5650万吨,高于2015/16年度的产量5600万吨。如果预测成为现实,将是16年来的次高产量。

 

    USDA4月供需报告也将巴西产量上调至1.11亿吨,阿根廷产量也上调至5600万吨,整体南美产量提升450万吨,且CONAB报告显示,2017年巴西大豆产量预计为1.10162亿吨,比3月份预测的1.07615亿吨高出255万吨。如果预测成为现实,比上年产量9543.5万吨提高15.4%。而后期美豆播种面积若真的与市场预期一致,那么全球大豆市场将会面临前所未有的供应压力,供需情况令人堪忧。

 

    国内方面,春节之后,市场便进入了季节性需求淡季,而国内外期货盘持续下挫,市场信心严重受损,入市积极性更显低迷,油厂出货缓慢,导致库存压力不断放大,目前国内豆油商业库存总量115万吨左右,较上个月同期的111.41万吨增3.59万吨增幅为3.22%,较去年同期的58.5万吨增56.5万吨增96.58%。迫于满罐压力,油厂不得降价以吸引采购,令豆油现货价格连跌三个月!但买家的采购心态向来是买涨不买跌,在期货盘持续下探的形势下,油厂越降价,经销商越不敢入市采购,进而形成了恶性循环,供大于求的格局也愈发明显。


    另外,我们全面调查显示,2017年4月份国内各港口进口大豆预报到港127船797.4万吨,较2017年3月份的627.8万吨增27.01%,同比增12.78%。未来几个月大豆到港量庞大,5月份最新预期维持在880万吨,6月份最新预期维持在850万吨,7月份初步预期870万吨。5-7月大豆到港总量2600万吨,较去年同期2298万吨增加302万吨。预计4月中旬开始油厂开机率将明显提升,4月下旬周压榨量将放大至180万吨以上的超高水平。这也预示着,后期豆油库存还会放大,突破120万吨是迟早的事。而终端需求进入下半年才会有起色,第二季度,市场或将以消化利空为主,至第二季度末,豆油库存有突破140万吨的可能。
 

    棕榈油方面:正常情况下,从3月份开始马来西亚便进入了增产的季节,但之前市场预计棕油产量复苏势头可能不如预期那样快,因破坏作物的厄尔尼诺现象影响持续不退,加上国内棕榈油库存未明显放大,使得棕榈油的走势近日以来一直要强于豆油和菜油。不过,马来西亚棕榈油局(MPOB)周一公布的数据显示,马来西亚3月毛棕榈油产量为1,464,021吨,较2月增加16.33%。3月末马来西亚棕榈油库存量为1,554,106吨,较2月末增加6.5%。产量及库存均明显增加,报告利空,马盘应声大跌,4月10日,国内期市也立即跟进,豆棕价差在短短6分钟之内豆棕价差从午盘收盘时的628瞬间扩大至700元/吨,到下午尾盘收盘时,豆棕价差进一步扩大到742元/吨。另外,当前豆棕油价差仍在不合理范围,目前马来西亚棕榈油FOB近月船期价仅低于南美豆油FOB价17.5美元/吨,不利棕榈油的消费需求,两者的价差需要扩大至100美元/吨以上,才能吸引采购。尽管4月、5月份有穆斯林斋月需求的潜在利多提振,但很难扭转其长期颓势的局面。因国内外棕榈油倒挂延续,后期采购积极性可能下滑,随着后期出口转弱及产量不断恢复,随之库存将得到重建,马盘后期仍弱势难改,预计将有跌破2500令吉大关的风险。

 

    综上所述,南美大豆上市压力、美豆播种面积创纪录,以及马来西亚进入增产季,均为后期豆油及棕榈油市场奠定利空基调。但从USDA4月报告后走势来看,美豆在930美分关口有较强支撑,USDA报告过后美豆出现反弹,并站上950美分关口。油脂市场大跌行情暂告一段落,但暂时也难以反转,不排除出现短线超跌反弹修正的可能,不过力度难乐观,预计近阶段油脂市场将转为“震荡市”,等待新的消息指引。除非阿根廷及美国天气出现大的问题,否则在如今这种国内基本面环境之下,油脂市场整体弱势格局第二季度还难以真正改变。


    目前豆棕菜三大油品的价差套利方面,鉴于国际市场豆棕价差过小将严重抑制需求,未来马盘走势较弱,当国内09合约豆棕差低于600元/吨时,即可考虑买豆油空棕榈油。菜豆的差价缩小至200元/吨附近时,可考虑买菜油空豆油。

本文关键词:豆油价格走势
字体:  
关闭窗口 打印本页

豆油价格走势相关

资讯

Copyright © 2002-2016 天下粮仓www.cofeed.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服务热线:010-80697616 传真:010-64820990 E-mail:service@cofeed.com
京ICP证070040号 京ICP备11000339 京公网安备11010337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