俄罗斯种大豆:中资“地王”塑造对俄农业开发新范本

    体积巨大的喷药机正在谢尔盖耶夫农场田间作业。


    东金集团在俄农场投入的大马力翻地机。


    东金集团在俄农场人均耕作1万亩地。

 
  俄罗斯哈巴罗夫斯克边疆区,谢尔盖耶夫农场,20万亩大豆已挂果,一片绿海随风起舞。远处一望无际的荒野上,热尼亚驾驶着一台超大型整地机,身后肥沃的黑土正顺着机械犁片翻滚——明年,那里将成为新大豆田。
 

  热尼亚和她的俄罗斯同事们受雇于一家名为欧亚农业开发集团的中资企业。这家企业在中国的母公司叫东金集团,来自哈尔滨。
 

  近年来,随着俄罗斯远东地区开发政策放开,中、日、韩、泰等亚洲多个农业团队纷纷进驻这里,从事农业开发。今年,东金集团以100万亩的承租量(期限49年),一跃成为俄罗斯最大境外“农场主”。
 

  今后3年,东金将陆续砸下7亿元资金。“国家‘一带一路’倡议的实施和俄罗斯对远东开发的支持,正是中国农业企业‘走出去’难得的窗口机遇期。”东金集团董事长张大君的目标不只是种地,他要构筑的是中俄跨境农业产业链——在俄远东地区形成现代化大型跨境农业产业示范区,在国内建立初、深加工生产线,顺应人们对更安全、更健康农产品的消费需求,让优质大豆产品打开中国甚至国际大市场。
 

  事实上,远东地区尚有近亿公顷耕地待开发。这对全世界投资者来说,都是一笔不折不扣的大生意。
 

  A 成为俄罗斯跨境“地王”的背后

 
  在黑龙江主航道两侧,抚远市和哈巴罗夫斯克市隔江相望。哈巴罗夫斯克市是俄罗斯远东联邦管区的第一大城市,东金集团的百万亩垦种区就位于这里。

 
  作为一家集农业种植与农机生产于一体的综合农业企业,东金公司多年前已在龙江流转大片农田,种植了千亩有机葡萄和超万亩鲜食玉米,在现代农业生产领域已积累20年经验,为何大费周折远赴俄罗斯种大豆?
 

  成本是最大的诱惑。“目前哈尔滨每亩耕地年流转价格至少500元左右,而俄远东地区大规模承租每亩地约10元,少量承租约为40元,只相当于哈尔滨的2%至8%。”东金集团董事长张大君介绍,在人力成本上也能省下一大笔,国内一个成熟机械手月薪近万元,远东只需3000至4000元;而农业生产中消耗大量的柴油,俄方价格也只相当于国内的60%……
 

  对于东金集团等大企业而言,看重的还有农产品的质量。俄罗斯是世界上对农业生产监管最为严格的地区之一,农业种植实施欧盟标准,对农药、肥料的使用量、类别都有严格限定,一旦违规即处以巨额罚款,并实施行业禁入。正因如此,俄罗斯大豆具有生态种植、非转基因、符合欧盟种植标准、蛋白含量高等优点。

 
  东金集团把世界最大马力的农用机械开进谢尔盖耶夫农场,颠覆了俄罗斯对中国农企的传统认知。
 

  一个农机车轮超一人高,引起当地老农机手的围观。农机手缪撒很惊诧:“这么大家伙,以前只是在电视上看到过。”这些巨无霸农机的效率也是国际级的:570马力拖拉机每小时整地达160亩……今年单台农机在20天左右的春播作业季,可完成5万亩耕地的工作量,是传统小机械效率的数十倍。

 
  庞大的农机上配备了卫星定位、自动驾驶仪等,整个作业过程通过联网实现数字化平台控制,真正实现精准作业,这让这片大型农场的人力投入极为简化。“今年一期20万亩大豆种植总共只有20来个人,这其中有16个俄方机手,9名中方人员则包括了管理、技术等。”东金集团董事长张大君介绍,实际上20万亩大豆耕作只需20人打理,人均负责一万亩地。这是什么概念?小型合作社百亩地需要3人,这意味着前者是后者生产效率的300倍。

 
  东金集团目前是远东地区装备最先进、耕种规范性最高的企业,哈巴罗夫斯克边疆区对其进入给予大力支持和鼓励。不久前,张大君完成与谢尔盖耶夫农场附近另两家农场签订耕地承租合同,东金集团连片承租农田至此实现100万亩。张大君的打算是,大部分用来种黄豆,然后回销黑龙江。

 
  俄罗斯大豆产品质量高,回销势头自然也好。张大君告诉记者,今年20万亩蛋白豆刚种下,国内数十家大豆加工龙头企业就抛出了大额订单。

 
  B “一带一路”下的对俄农业开发


  苏联解体后,俄罗斯农业技术水平下降严重,基层农业技术推广体系基本瓦解。张大君发现,哈巴罗夫斯克市诸多农场设备已十分陈旧,无能力耕种大片农田。东金集团耕种的谢尔盖耶夫农场耕地已荒置多年。
 

  多年前,东北三省与内蒙古的农户、合作社及商户等经营主体已嗅到了商机,目前他们已在远东地区形成上千个种植单元,种植量从数千亩至上万亩不等。

 
  选择当前出手,张大君看好的是入场时机。

 
  一方面,俄罗斯将远东地区定位于建设亚洲粮食出口中心,总统一号令连续三年加大对远东地区的开发支持力度,一系列利农优惠政策陆续出台。另一方面,我国“一带一路”倡议加大对俄农业合作力度。近日中俄在两国元首见证下签署《进一步加强农业合作的谅解备忘录》,确定在农业投资贸易等领域展开全方位合作。

 
  事实上,赴俄罗斯从事农业种植的投资者不乏规模企业,但成功的并不多,许多投资者将遭遇的困难和问题全部归咎于俄罗斯方面,对此,张大君并不认同,“俄方可能会存在问题,但我们自身的问题其实也不少。”
 

  俄罗斯对农业种植有着近乎于苛刻的要求和严格的标准规定。但多年来,中国“走出去”的主体以小投资和散户为主,基本还停留于初级状态:生产装备陈旧,技术与管理水平很低,为降低成本及增产,对俄方农业安全性要求遵守较差……张大君发现中国“走出去”团体的一个显著特点是,“90%以上不用当地人,除了租用当地土地资源,与俄方再无半点关系”。这种随意惯了的“中国式”生产与投资方式,也造成了俄罗斯对中方农业团体的反感。

 
  “赴远东农业种植,不是一种简单的谋生和挣钱手段,需要用一种双赢的态度去经营。一方面,要有利于提升当地的农业生产标准与水平、保护当地的土壤与环境;另一方面要适当推动当地人就业,而不是单方劳务输出。”在张大君看来,中国人想要在俄罗斯取得成功,就要真正融入当地社会,严格遵守当地的法律法规。为此,东金集团的翻译团队特意翻译大量俄罗斯法律法规文件,“用这些法规帮助企业自身发展,不能再用国内思维来处理当地事务。”

 
  以“合作者”标准要求自己的东金集团,在远东地区受到当地政府的欢迎。今年春播期间,哈巴罗夫斯克州及行政区政府官员多次来到谢尔盖耶夫农场,帮助东金解决问题。近日,哈巴罗夫斯克行政区区长乌多德·吉尼斯·格那吉耶维奇还要带队专门来哈尔滨东金集团考察、访问,促进双方进一步合作。

 
  C 赴俄罗斯种植大豆的特殊性

 
  大豆在中国人饮食结构中占据特殊的重要地位——不仅作为养殖业重要饲料成分间接构成国民食物链的一环,更是人们食用油及豆腐、豆浆、豆芽等鲜食豆制品的直接来源。中国目前已是全球大豆消费第一大国。从这个意义上说,大豆在中国已成为涉及国家战略安全的重要农作物。

 
  但事实上,作为大豆原产地的中国,大豆消费严重依赖进口。去年中国超亿吨大豆消费中,近90%份额靠进口,而进口大豆中,绝大多数为转基因大豆。
 

  为恢复可主导的大豆生产,2015年起,农业部提出通过种植业结构调整,逐步恢复国产大豆种植面积;同时提出农业“走出去”战略,鼓励国内企业从事对外农业投资,开辟境外农场。尤其是去年起,我国取消了俄罗斯大豆回流配额制。
 

  哈埠一家在俄种了近10年大豆的企业负责人介绍,这两年,在俄罗斯从事大豆种植然后返销国内的企业数量和规模都在逐年增长。这也从侧面反映出,非转基因高品质大豆在国内市场的刚需。

 
  2015年10月起,东金集团组织了11人的农业专家组,用一年时间考察了俄罗斯上千个种植区和农场,形成上千份融合了当地种植环境与政策分析的考察报告,最终将辟建境外大豆种植基地的目光,投向了哈巴罗夫斯克市谢尔盖耶夫农场及周边区域。
 

  “今后更多龙江企业赴俄种大豆,更重要的作用体现在弥补国产非转基因大豆的不足,降低中国对传统大豆出口国的依赖以及规避中国进口大豆的贸易风险。”黑龙江大豆行业协会相关负责人认为,回流自俄罗斯的非转大豆凭借其良好的声誉,今后有望引导市场更多消费高品质非转基因大豆,这也可在一定程度上帮助国产非转基因大豆形成特定的市场地位。
 

  D 远东种植,一块3000亿元的蛋糕?

 
  按每亩300产量计算,今秋东金在远东20万亩耕地将产大豆3万吨。两年后,100万亩大豆全部收获时,其单季大豆产量超15万吨,产值约10亿元左右。

 
  今年,东金集团的回流大豆产品以线上精选高品质大豆小包装销售和线下批量供给下游深加工企业为主。而现在,东金集团已着手在哈巴罗夫斯克对岸的抚远市黑龙江畔建粮食专用码头及大豆加工厂,“明年远东大豆产量上来,粮食将大量回流,水路对大物流来说更节约成本”。

 
  张大君的计划是,今后将以抚远码头为起点打通江海联运物流体系,让源自远东地区的百万亩大豆基地初级及精深加工大豆产品销往中国南方甚至更广阔的国际市场。

 
  俄罗斯远东地广人稀,目前尚有超1亿公顷耕地正等待外来投资者开发。“我们可以作个假设,如果龙江将远东地区开拓成为优质农产品原料种植区,10个东金‘走出去’就可增加1000万亩耕地,100个东金就可增加1亿亩,已相当于龙江耕地的二分之一。从产值来看,1亿亩地大豆产值超千亿元。若进行深加工,产值大约能翻3倍,达到近3000亿元。”在他看来,龙江到俄罗斯建十个甚至更多像东金这样的农场,并不困难。
 

  这其实是在下一盘更大的棋:将远东地区作为优质原料供应基地,龙江对俄口岸将由传统小额边境贸易直接升级为大宗农产品原料进出口与加工基地,面向全国、全球输出,黑龙江的产业结构就此发生巨变。
 

  龙江如何巩固并扩大对俄农业开发版图?张大君认为,现代农业开发,一次性投入大、周期长,龙江可以借鉴日、韩等国海外屯田政策,设立“农业走出去”基金,缓解企业前期资金紧张情况;企业单凭自身逐一沟通与解决各类问题,困难巨大,应建立中俄政府间农业沟通协调机制,凡是企业遇到的问题均可通过这个机构统一处理。

 
  事实上,目前在俄罗斯远东地区,日、韩、泰等国农业开发力度进一步加大,中国国内包括广东、河南、山西等十余个省份的企业也已进入远东地区。其中,地处更为内陆的青海省,在几年前已有集团企业进入俄远东地区展开种植、养殖业等农业开发。
 
 
  龙江巩固并扩大对俄农业开发版图,时不我待。(哈尔滨新闻网)

本文关键词:俄罗斯大豆
字体:  
关闭窗口 打印本页
俄罗斯大豆热点
Copyright © 2002-2016 天下粮仓www.cofeed.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服务热线:010-80697616 传真:010-64820990 E-mail:service@cofeed.com
京ICP证070040号 京ICP备11000339 京公网安备1101033720